娱乐圈 | 专题 | 最新更新 | 热门排行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解梦
人物篇
动物篇
植物篇
物品篇
活动篇
生活篇
自然篇
鬼神篇
建筑篇
其它篇

梦见神的劫难 博尔赫斯_博尔赫斯 神的文字

2018-04-03 11:33
分享:
字体:
文章简介:∞《诗人》,1960El hacedorRagnarök1在我们的梦中(柯勒律治2曾写过)映象代表我们以为它们所引起的那引进感觉。我们并不感到恐惧因为我们受到一个谜一样东西的威胁。我们会梦到谜一样的东西来解释我们感受到的恐惧。如果是这祥,它构成的一笔十足的流水帐怎会流传下织成那夜那梦的布匹的恍惚、得意、警示、威胁和洋洋喜...,博尔赫斯 神的文字,神的文学博尔赫斯,博尔赫斯 神学家,扎伊尔博尔赫斯

《诗人》,1960

El hacedor

Ragnarök1

在我们的梦中(柯勒律治2曾写过)映象代表我们以为它们所引起的那引进感觉。我们并不感到恐惧因为我们受到一个谜一样东西的威胁。我们会梦到谜一样的东西来解释我们感受到的恐惧。如果是这祥,它构成的一笔十足的流水帐怎会流传下织成那夜那梦的布匹的恍惚、得意、警示、威胁和洋洋喜气?那我将尝试这一册流水帐。或许梦是由单一场景构成的这个事实将改变或缓解这个根本的困境。

日落时分,在哲学和文学学院。一切都有点不同(就象通常在梦里一般),轻微的放大就改变了事物。我们正在选举官员:我正同佩德罗·恩里克斯·乌雷纳谈着,其实多年前他就死了。突然我们被一阵示威或骚乱的喧闹声猛地一惊,底楼传来人兽相杂的声音。一个声音高叫着:“他们来了!”然后是“神啊!神啊!”有四五个人从人群中冲上主讲演厅的讲台。我们都群情激动,热泪满眶,这是神在一个世纪的流亡后的归来啊。讲台使他们头脑发胀,他们昂首挺胸、傲慢地接受我们的敬意。其中一个握住一根亳无疑间符合梦的朴素植物学的树枝;另一个伸出他那就是一只爪子的手,作出一个明确的手势;雅鲁斯3中的一副面孔不信任地盯着索斯4那弯曲的喙。也许是受我们欢呼的感染,他们当中一个(我再也想不起是谁了)发出一种趾高气扬、难以置信又刺耳的叽叽声,似乎象喉咙底部的咕噜又似乎象一阵尖叫。从那一瞬间起,时移事变。

这都始于这神不知道怎样说话的怀疑(也许这有所夸大)。几百年的野蛮和飘泊生涯已经弄蔫了他们身上的人味。对这些流亡者来说,伊斯兰的新月和罗马的十字架已经无可改变。极低的额头、黄板牙、青筋暴露的混血皮肤或中国式长胡子以及薄薄的野兽般的嘴唇显示出奥林匹亚血统已经在他们身上衰退了。他们的衣着并未同其有教养的清贫相称,却同下流的赌场和窑子里邪恶的豪华一般无二。翻领里透出血腥的肉色,一把凸出的刀子在非常合身的外衣显出轮廓。突然我们感到他们将使出最后一招,他们象老练的食肉兽一般狡滑、无知又残忍,如果我们被恐惧和怜悯征服,则他们最终会毁灭我们。

我们掏出沉重的左轮手枪(梦中冷不防出现的左轮)并愉快地杀掉了这些神祗。

译注:

1、古斯堪的纳维亚语,意为“神的劫难”。译者按:根据北欧神话,神是巨人种和神种的混和物,即善与恶的混合物,井不纯粹。在他们体内潜伏着死亡的根,所以神也象人类一样有一个死期,经肉体的死亡而达到精神的永恒。这是北欧人心中牢不可破的观念。

2、柯勒律治(S.T.Coleridge,1772一1834)英国诗人和思想家,浪漫主义思潮的主要代表。

3、雅鲁斯(Janus)罗马神话中的门神,有两副面孔。

4、索斯(Thoth托特神)古埃及神话中朱鹮头人身的司文艺和科学的神。

Ragnarök

En los sueños (escribe Coleridge) las imágenes figuran las impresiones que pensamos que causan; no sentimos horror porque nos oprime una esfinge, soñamos una esfinge para explicar el horror que sentimos. Si esto es así ¿cómo podría una mera crónica de sus formas transmitir el estupor, la exaltación, las alarmas, la amenaza y el júbilo que tejieron el sueño de esa noche? Ensayaré esa crónica, sin embargo; acaso el hecho de que una sola escena integró aquel sueño borre o mitigue la dificultad esencial.

El lugar era la Facultad de Filosofía y Letras; la hora, el atardecer. Todo (como suele ocurrir en los sueños) era un poco distinto; una ligera magnificación alteraba las cosas. Elegíamos autoridades; yo hablaba con Pedro Henríquez Ureña, que en la vigilia ha muerto hace muchos años. Bruscamente nos aturdió un clamor de manifestación o de murga. Alaridos humanos y animales llegaban desde el Bajo. Una voz gritó: ¡Ahí vienen! y después ¡Los Dioses! ¡Los Dioses! Cuatro a cinco sujetos salieron de la turba y ocuparon la tarima del Aula Magna. Todos aplaudimos, llorando; eran los Dioses que volvían al cabo de un destierro de siglos. Agrandados por la tarima, la cabeza echada hacia atrás y el pecho hacia adelante, recibieron con soberbia nuestro homenaje. Uno sostenía una rama, que se conformaba, sin duda, a la sencilla botánica de los sueños; otro, en amplio ademán, extendía una mano que era una garra; una de las caras de Jano miraba con recelo el encorvado pico de Thoth. Tal vez excitado por nuestros aplausos, uno, ya no sé cual, prorrumpió en un cloqueo victorioso, increíblemente agrio, con algo de gárgara y de silbido. Las cosas, desde aquel momento, cambiaron.

Todo empezó por la sospecha (tal vez exagerada) de que los Dioses no sabían hablar. Siglos de vida fugitiva y feral habían atrofiado en ellos lo humano; la luna del Islam y la cruz de Roma habían sido implacables con esos prófugos. Frentes muy bajas, dentaduras amarillas, bigotes ralos de mulato o de chino y belfos bestiales publicaban la degeneración de la estirpe olímpica. Sus prendas no correspondían a una pobreza decorosa y decente sino al lujo malevo de los garitos y de los lupanares del Bajo. En un ojal sangraba un clavel; en un saco ajustado se adivinaba el bulto de una daga: Bruscamente sentimos que jugaban su última carta, que eran taimados, ignorantes y crueles como viejos animales de presa y que, si nos dejábamos ganar por el miedo o la lástima, acabarían por destruirnos.

Sacamos los pesados revólveres (de pronto hubo revólveres en el sueño) y alegremente dimos muerte a los Dioses.

博尔赫斯随笔选

《博尔赫斯文集·诗歌随笔卷》,1996

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

题图:维京传说中的托尔和蛇Via 维基百科

by Bragi Boddason and Ulfr Uggason

●●●


相关词:博尔赫斯 神的文字  神的文学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 神学家  扎伊尔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的思想  博尔赫斯全集  博尔赫斯 南方  代表大会 博尔赫斯  梦见死人  梦见蛇  

上一篇:梦见鬼缠身该怎么办_怎么知道被鬼缠身了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漂亮女性网(www.jinlila.com)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更多[梦见神的劫难 博尔赫斯_博尔赫斯 神的文字]同类文章

  • 梦见鬼缠身该怎么办_怎么知道被鬼缠身了
    梦见鬼缠身该怎么办_怎么知道被鬼缠身了

    有些鬼梦是蛮吓人的,因为梦里的鬼特别讨厌,它在梦里缠着做梦人,驱之不去,逃之不及,那种粘着的感觉特讨厌。梦境表现手法很多,梦里被鬼纠缠的情绪各有差别,相同的是梦里那些鬼不像是要离开的样子,而很多朋友,这种鬼缠身的梦境还不只是偶然事件,还很多。那么当梦见鬼缠身该怎么办呢?一、生理方向解决。说到底,梦里...,怎么知道被鬼缠身了,鬼缠身怎么破解,鬼上身怎么办,女人梦见自己被鬼缠身,梦见鬼是什么意思。

    标签: 2018-03-21 20:52解梦 -鬼神篇
  • 梦见鬼神或者去世的亲人有求于你怎么办?高僧大德教你一招!_梦见亲人去世自己大哭
    梦见鬼神或者去世的亲人有求于你怎么办?高僧大德教你一招!_梦见亲人去世自己大哭

     1梦参长老     地藏菩萨告诉我们,凡是这种的梦境,就是过去很多世的父母,或弟兄姊妹、六亲眷属,希望你给他们做方便;给他求忏悔,帮助他念念经、念念圣号。  【复次普广。若未来世诸众生等。或梦或寐。见诸鬼神乃及诸形。或悲或啼。或愁或叹。或恐或怖。此皆是一生十生百生千生过去父母。男女弟妹。夫妻眷属。在...,梦见亲人去世自己大哭,梦见亲人去世,梦见父亲去世,梦见已故的亲人,梦见去世的爷爷。

    标签: 2018-02-26 00:12解梦 -鬼神篇
  • 梦见神的劫难 博尔赫斯_博尔赫斯 神的文字
    梦见神的劫难 博尔赫斯_博尔赫斯 神的文字

    ∞《诗人》,1960El hacedorRagnarök1在我们的梦中(柯勒律治2曾写过)映象代表我们以为它们所引起的那引进感觉。我们并不感到恐惧因为我们受到一个谜一样东西的威胁。我们会梦到谜一样的东西来解释我们感受到的恐惧。如果是这祥,它构成的一笔十足的流水帐怎会流传下织成那夜那梦的布匹的恍惚、得意、警示、威胁和洋洋喜...,博尔赫斯 神的文字,神的文学博尔赫斯,博尔赫斯 神学家,扎伊尔博尔赫斯

    标签: 2018-04-03 11:33解梦 -鬼神篇
  • 周公解梦 梦见鬼火磷火_周空解梦梦见鬼火
    周公解梦 梦见鬼火磷火_周空解梦梦见鬼火

    鬼火磷火在生活中早已被解开谜团,是磷燃烧所致,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在梦中的意义就是完全不一样了,梦见鬼火无论你相信与否都是内心恐惧的一种体现。鬼火一般象征着生活中刺激人的事情,通常受到刺激后会有如此的反映。梦见鬼火,会收到生活和身体上的刺激,表示将遭受灾难。梦见鬼火飞翔,会收到他人的惊吓。梦境解说...,周空解梦梦见鬼火,周公解梦梦见狗,周公解梦梦见同学聚会,梦见鬼火好不好,梦见鬼火什么意思。

    标签: 2018-03-02 20:11解梦 -鬼神篇
  • 梦见华丽大教堂
    梦见华丽大教堂

    梦见庄严华丽的大教堂,说明你现在生活的很幸福,衣食无忧,钱财不愁。梦见朴素的小教堂,代表着你现在生活朴素而安宁。梦见自己也在做弥撒,提醒着你的亲人中有人会得大病,孕妇做

    标签:华丽大教堂 2016-05-05 22:47解梦 -鬼神篇
  • 梦见鬼咬屁股
    梦见鬼咬屁股

    梦见鬼咬屁股,预示着运势不错,自己的愿望将会达成,如果有心仪的对象,可以马上把情感表达出来,会获得不一样的收获。找工作者梦见鬼咬屁股,预示着运势还不错,以往积累的经验和

    标签:鬼咬屁股 2016-05-04 08:58解梦 -鬼神篇
  • 梦见脱离红尘
    梦见脱离红尘

    未婚女子梦到脱离红尘,预示婚姻会美满。比丘梦见脱离红尘,预示会重新返俗,与家人团聚。商人梦见脱离红尘,预示生意会发财。犯人梦见脱离红尘,意味着服刑期会延长。病人梦见脱

    标签:脱离红尘 2016-05-04 08:58解梦 -鬼神篇
  • 梦见被灵车超过去
    梦见被灵车超过去

    灵车是殡仪馆专门用来运载灵柩或骨灰盒的车辆。灵车是要经过特殊改装的,外面也要进行装饰,以区别其他的车辆,让人醒目了然。梦中被灵车超过去,是发财的预兆。梦见灵车,暗示你将

    标签:被灵车超过去 2016-05-04 08:57解梦 -鬼神篇
  • 梦见用塔罗牌算命
    梦见用塔罗牌算命

    塔罗牌是西方的一种占卜工具,虽然没有易经那样有哲理性,但是地位却相当于中国的易经。在梦中,用塔罗牌算命,表示自己对于命运的一种消极态度,但是却是非常想知道自己命运的一种

    标签:用塔罗牌算命 2016-05-04 08:57解梦 -鬼神篇
  • 梦见犹大
    梦见犹大

    在人们的观念中,犹大是背叛与出卖的象征。尤其是在基督教徒中,犹大更是众人憎恨的对象。梦中的犹大,是小人与骗子的象征。www.zgjm.org梦见犹大,是在告诫你交友时一定要慎重。男性

    标签:犹大 2016-05-04 08:57解梦 -鬼神篇
  • 梦见祈雨
    梦见祈雨

    女人梦见祈雨,婚姻幸福;男人梦见祈雨,则意味着感情方面不顺。病人梦见祈雨,身体很快就会恢复健康。WWW.ZGJM.ORG梦见干旱通常象征感情干枯,或是需要感情的滋润。有可能在生活中,你

    标签:祈雨 2016-05-04 08:57解梦 -鬼神篇
  • 梦见寓言
    梦见寓言

    梦见正在读或给人讲寓言故事,预示你将接手愉快的工作,沉浸在文学的世界。年轻人梦见寓言,预示浪漫的爱情。梦见听到或讲述宗教寓言,预示你将变得非常虔诚。梦见你正在看寓言故

    标签:寓言 2016-05-04 08:57解梦 -鬼神篇
  • 梦见占星
    梦见占星

    梦见请占星师为你画下星相图,预示事业上的意外改变,也预示在漫长的旅行过程中,你可能会结识陌生人。梦见去算命,这是表示你正为某件不利自己的事情而烦恼,而且你必须要很小心才

    标签:占星 2016-05-04 08:57解梦 -鬼神篇
  • 梦见自己在念金刚经
    梦见自己在念金刚经

    金刚经是佛教的经文,代表着超越自我,一种脱俗的感觉。在梦中,念经常常是代表着一些烦恼。而梦中自己念金刚经则更多代表着自己对于某种过错想要得到他人的原谅。梦见自己在念金刚

    标签:自己在念金刚经 2016-05-04 08:57解梦 -鬼神篇
  • 梦见盘古
    梦见盘古

    盘古是中国民间神话传说人物,最早见于三国时期吴国徐整著的《三五历纪》。在太古的时候,太空中飘浮着一个巨星,形状非常像一个鸡蛋,在无际的黑暗云雾中运行,万赖无声。就在那巨

    标签:盘古 2016-05-04 08:57解梦 -鬼神篇
  • 梦见铃杵
    梦见铃杵

    梦见铃杵,预示着人缘大好。WWW.ZGJM.ORG管理者梦见铃杵,预示着下面服从安排,听从吩咐。梦见风铃,预示着来自远方的消息及音讯。梦见悦耳的风铃,预示着事业上的成就。梦见清脆的风

    标签:铃杵 2016-05-04 08:57解梦 -鬼神篇
  • 梦见清规戒律
    梦见清规戒律

    梦见自己接受清规戒律,预示你很愚蠢,将受一些比你强势的人摆布。梦中听见或读到清规戒律,表示你不同意睿智的朋友给你的建议,无视其正确的判断,兀自坠入过失之中而无法自拔。

    标签:清规戒律 2016-05-04 08:57解梦 -鬼神篇
  • 梦见开追悼会
    梦见开追悼会

    梦见开追悼会,会受到领导的器重,获得荣誉头衔。女人梦见开追悼会,预示出远门旅行运不错。即将面试者梦见开追悼会,预兆求职运势不错,目标明确,虽然机会不多,但是只有有合适的

    标签:开追悼会 2016-05-04 08:57解梦 -鬼神篇
  • 梦见与天使交谈
    梦见与天使交谈

    梦见与天使交谈,这是一个不祥之梦,这段时间无论干什么总是不能称心如意,甚至还可能生病或是陷入困境,也或者意味着死亡。与此相反,如果在你的梦里,天使沉默不语,则会交好运。

    标签:与天使交谈 2016-05-04 08:57解梦 -鬼神篇
  • 梦见教堂里的圣坛
    梦见教堂里的圣坛

    梦见圣坛上的牧师,表示事业和家庭的不如意和争吵。梦见圣坛前举行的婚姻,预示着朋友的伤心,老人的逝去。圣坛在梦中闪过,警告你小心犯错,也含有后悔的意思。梦中见到圣坛,暗

    标签:教堂里的圣坛 2016-05-04 08:57解梦 -鬼神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