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 | 专题 | 最新更新 | 热门排行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视频
美丽俏佳人
化妆视频
美发视频
养生保健
时装走秀
名流访谈
新品发布

访谈/曹限东:想告诉年轻人北京足球是怎样踢的_懂得的足球年轻人

编辑:poster 2017-10-12 11:25
浏览:0次
分享:
字体:
文章简介: 国内球星与球迷互动的大型访谈节目《中国球迷汇》日前在BTV-6和人民体育,懂得的足球年轻人,年轻人足球队,国际足球年轻人,足球访谈节目,曹限东和孙悦。

国内球星与球迷互动的大型访谈节目《中国球迷汇》日前在BTV-6和人民体育开播,第一季聚焦了六位曾为北京国安征战的功勋球员,分别为曹限东、谢峰、韩旭、李红军、南方和杨璞,他们在过去的运动生涯中形象阳光,退役后依然从事青少年足球培训或足球推广工作。《中国球迷汇》更关注这些球员的成长经历和现在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体坛叨SIR将陆续推出访谈节目的文字版,大伙一起品味这些老国安鲜为人知的精彩故事。

主持人:享受足球,聊不一样的故事。这里是《中国球迷汇》,我是主持人魏翊东。今天的主人公是国安队史上第一位中场组织大师,前队长、“金左脚”曹限东!

rn

“金左脚”是怎样炼成的?

主持人:“金左脚”,永远的8号,一说起这一串的称谓,我相信很多有资历的球迷,都一定有很多联想和回忆。我反正是看着曹指导踢球长大的。咱们先说一下技术,作为一个纯球迷,我特别想知道,您这个左脚的脚法是怎么形成的?

曹限东:简单说吧,就是铁杵磨成针。我是左撇子,但我们家庭并没有这个基因。小时候就怪了我是一个左撇子。在后期踢球过程当中,我感觉左撇子有点优势。这是先天的,但后天的刻苦训练更为重要。脚法不是说能够用嘴吹吹,或者蒙的,必须得苦练。无论在体校,进先农坛,后来到国安,我一直在加班加点地练。想在场上传球保证成功率和威胁性,就必须在平时去积累。

主持人:1994年我在先农坛就开始看球,后来1995年也在那儿。那些年,在场上看您这一代球员踢球真的是特别享受。我印象很深的一场比赛,是1995年国安的第一个主场。

曹限东:对上海申花。当时是1995年的第二场联赛,因为之前我们客场输了山东,回来压力很大,从上到下对这场比赛都很重视。当时上海申花的实力应该是要高于我们的。但是,大家精诚团结,把比赛拿下来了。我印象特别深的就是罚进了一个定位球,那个球有积累,也有运气成分。当时这个球罚的角度挺好,一下子队友和现场球迷的情绪就被调动起来了。

主持人:您在那场比赛中是一射一传对吧?

曹限东:下半场我在左路,传了一个四十五度小斜线,高峰进了一个,比赛2:1拿下。我觉得那场比赛才真正意义上是国安1995年走向辉煌的起点。

主持人:我记得在那年的联赛到了后半段,您的大幅的照片和高峰的大幅照片就出现在了看台上,那个时候您心里的感觉是什么样?

曹限东:当时的确感觉是想象不到,也可以说是受宠若惊吧。因为职业化是1994年开始的,我们那时候的球员,社会地位、知名度、受关注度并不是很高。突然有一天,大路边给你照片贴出来了,万人瞩目,这种感觉是有点诚惶诚恐。同时也有些虚荣心,暗自窃喜。

rn

主持人:1996年年底的时候,国安在足协杯上为北京足球夺得职业化以后的第一个冠军。到现在我都能记得起当时捧杯的场景,您是作为北京国安队队长捧杯的,但当时您是拉着魏克兴一起捧杯的,这个细节我没记错吧?

曹限东:因为当时队里魏克兴的年龄是最大的,包括胡建平、高洪波,他们都属于是前辈。当时克兴虽然比赛很少,但是在队里老大哥的地位和形象一直都在,他也是队长之一。所以我觉得这个只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尊重,虽然他没有上场踢,但是我觉得作为晚辈,这我应该去这么做。

主持人:这就是一种兄弟情,更是北京足球的一种传承。其实在北京队,这种尊重感是一直存在的吧?

曹限东:对,因为北京队里有一种北京文化,老队员、老教练在我们的前面,就是一块丰碑。在我后边,像韩旭、南方、杨晨、周宁、李洪政这一批队员,他们管我叫东哥。我说东哥那个时候没欺负过你们吧?也没害过你们吧?没有,那我就做到了,这也是做人的一个基本原则。

揭秘22年前先农坛宿舍失窃事件

主持人:从1982年到1995年,曹限东都是在先农坛训练和生活,1996年才搬到工体。那一段时间国安队打了不少商业比赛,咱们现在不聊比赛,我知道有一件事很有意思,1995年打完阿森纳之后,当时球队还住在先农坛。打完比赛再回来,宿舍好像出事了?

曹限东:对,跟阿森纳比赛是在工体,当时是第一次赢英国球队。大家从工体坐大巴车往回走,一路兴高采烈,美的不行了。这一到先农坛,一回宿舍,全傻眼了。宿舍楼两边大部分的门都打开了,最后回屋子一看,发现我们整个宿舍都被盗了。赢英国球队这么高兴了,突然宿舍被盗,这反差让人崩溃。当时队里的气氛就特紧张。有丢衣服的,有丢钱的,我们队当时就胡建平有一个手机。

主持人:胡指导那时候就有手机了?

曹限东:我印象当中有一个手机,那时候还叫模拟机,最后还是通过这个手机破的案。这小偷呢,跟队里有些队员关系不错,没事就到队里来,他摸准了我们这场去比赛。这是第一次。后来又出现了一回。

主持人:还被盗过一回?

曹限东:还出现过,我们一般那个时候星期六上午训练,下午放假。结果就在我们上午训练的时候,宿舍又被盗了。公安机关通过胡建平丢的手机,锁定了小偷的位置,后来把这个人逮着了。

主持人:两次是同一个人做的吗?

上一篇:访谈/李红军:当年找南方要个手提袋,却被听成”手榴弹_香奈儿手提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诱舞坊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更多[访谈/曹限东:想告诉年轻人北京足球是怎样踢的_懂得的足球年轻人]同类文章

[名流访谈]最新文章

更多>>